Posts Tagged ‘张幼仪’

《人间四月天》

xeon Posted in 影评,Tags: , , , ,
0

当陆小曼在时隔多年后吃着街上买来的炒栗子时,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北京的冬天,她要吃炒栗子,他要下雪。那一夜,他们幸福的得到了满足,他们快乐的像小朋友,从此他们爱情的序幕也拉开了。

 

可以说,陆小曼、林徽因、张幼仪是三种女性类型的代表。

张幼仪,传统婚姻的牺牲品,如果没有嫁给徐志摩这样的人,她会像很多普通的女性一样相夫教子过完这一辈子。是生活将她推向绝境,也是这段不完满的传统婚姻让她开始自己独立的半边天。

国外学习,照看彼得,回家后操办生意,开起服装店。她几乎成了一个完全的职业顾家型女性,但对比林徽因她缺了点什么

林徽因,有才气,聪明有灵性。几乎可以说是完美女性的代表。徐志摩、梁思成、金岳霖,等等都喜欢这样有才情的女性。听说他们在北京开艺术沙龙时,林徽因一说话,所有男教授、学者们都闭嘴侧耳倾听。这么一个有才情的女性,难叫徐志摩不倾心。当然也由于这段凄美的没有结局的爱情才能被认为经典,再加上他们两个的诗,才成为千古佳话。

陆小曼,一个更愿意在风尘中飘荡的女子,有一种野。一个同样感情热烈的人,遇到徐志摩,爱情的火花是顾不及任何伦理道德的。当然生活中不是靠激烈的爱情可以维系的,所以他们开始吵架、争执,虽然他们依然深爱的对方。她太重物质,生活奢靡,这也是为什么徐志摩要两地兼课且坐飞机最终去世的原因。当然,那里徐志摩是坐飞机去听林徽因的讲座。

所以,作为男人,首先选择的是林徽因,聪明、才气,漂亮。当然往往这样的女生总会有很多竞争者,掂掂自己的口袋与脑袋,如果你缺乏大度的心态和安全感,那我劝你尽早撒手。这样的女性必然会有很多倾慕者,即使婚后。

其次才是张幼仪这样的女性,她可能外表不太起眼,也没有才情,不聪明,不懂你略显隐晦的话语,但是她们用情专一,一旦结婚就会死心塌地的和你在一起。就像胡适说的,这就是寻常夫妻。没有那么多的风花雪月,没有你情我爱,但是她能把你的家照顾的妥妥帖帖,让你腾出更多的时间去理你的事业、你的孩子、你的兴趣。

如果你喜欢上了陆小曼这样的人,那么刚开始你会很愉悦,她的热烈,她的浪漫,她的顽皮都会成为你挥之不去的快感,但是如果你迷恋上了她,那婚姻就会昏暗下去。倾慕者依然繁多,奢靡的生活又需要你去给予,最怕就怕天天打牌唱戏,家庭生活又没人照顾。这样的人只适合经济富庶的人去享用,钱花不完,孩子请人照看,家庭请人打理。这样的生活就不叫搭伙过日子了吧,应该叫什么?找个精神与肉体上的伴侣?是的,富庶的人不在乎这一个,当然也不会只有唯一的一个。

本来想写一篇感慨颇深的文章,最后又变成世俗丑陋了。不过至少有点经济价值。

附上徐志摩和林徽因的两首诗,真惊叹他们的文字,那么的美。

偶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志摩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
                 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不必讶异,
                  更无须欢喜--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转瞬间消灭了踪影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,
                   你有你的,我有我的,方向;
                   你记得也好,
                   最好你忘掉
 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!

那一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徽因

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,

澄蓝的天上托着密密的星。

那一晚你的手牵着我的手,

迷惘的星夜封锁起重愁。

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,

两人各认取个生活的模样。

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飘,

细弱的桅杆常在风涛里摇。

到如今太阳只在我背后徘徊,

层层的阴影留守在我周围。

到如今我还记着那一晚的天,

星光,眼泪,白茫茫的江边!

到如今我还想念你岸上的耕种:

红花儿黄花儿朵朵的生动。

那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顶,

蜜一般酿出那记忆的滋润。

那一天我要挎上带羽翼的弓箭,

望着你花园里射一个满弦,

那一天你要听到鸟般的歌唱,

那便是我静候着你的赞赏。

那一天你要看到零乱的花影,

那便是我私闯入当年的边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