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rush

xeon Post in Love
2

前天小静教我一个词叫Crush,解释为:短暂的,热恋的,痴迷的。

她把现今我的情况比喻成此,我有点反对短暂这个说法,也许她是在安慰我能很快脱离苦海。

现在的状况是,全身心的扑在工作上,又翻出《傅雷家书》出来看,看着一篇篇敦敦教诲的文章,就像爸爸妈妈陪在身边说话。

知道事情的那一天,有点懵,幸好相约去友家喝酒,喝得伶仃大醉也就什么都不想了。那样的折磨我是不想再承受了,辗转反侧坐立不安,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脑袋休息一会儿,虽然要辛苦胃了。

第二天回去找爸爸妈妈,父亲喝了几瓶酒,讲他以前的故事,非常淡然的告诉我:正常啦。那天我破例在家里睡觉,有人陪在身边,我睡得挺早,但起得也早,脑壳还是不停地乱想,乱想。

第三天,和兰去吃饭,加上一个同事。听他们说话,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看着窗外。一个多月前,看窗外的心情截然不同。回来后磨蹭磨蹭就睡了。

只是每天早晨都很早醒,醒来就有点怅然,然后不停地看书和听广播剧。听到白先勇的《台北人》中的《一把青》。从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妇失掉夫君的歇斯底里,到儿立之年失去相好的淡然。感叹这物是人非,天不随人意。

第四天,又去整治我的腰。和医生混熟了,当然按摩还是要使劲,这和熟不熟是没有关系的,所以疼酸也是必然需要承受的。由于期许未来可以继续驰骋马拉松赛场,可以远足,可以环游世界。抱着美好的愿景,受点苦也是算不了什么了。当然如果有一天愿景突然破灭,人就会失去方向一样的混乱,就像我现在这种状态。

回来找静吃饭,虽说静已经是少妇了,但依然号称她是过儿童节的。和她聊聊天自己会快乐些,忘去那些烦恼吧。

第五天,我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她的空间和微博,就像《红楼梦》中贾瑞抵不住诱惑看那块“风月宝鉴”的铜镜一样。这样不行啊,xeon你要决绝些啊!

« Prev: :Next »

2 Responses to “Crush”

Leave a Reply